智利中文网 | 智华新闻社旗下智利最具影响力华文新媒体欢迎您!
智力体育中文网 | 新闻网
7*24小时服务热线:
智利中文网 | 智华新闻社旗下智利最具影响力华文新媒体
明星频道首页_明星新闻

一代娱乐圈爽文大女主正在遭遇灭亡

作者:创始人 日期:2021-01-20 人气:6565707

去年知乎上曾经有人爆料,说郑爽在美国代孕了一对双胞胎。

  今天张恒晒孩子,说自己为了保护两个小生命所以才滞留在美国。

  轻飘飘一句话,恰似鱼雷炸了,在网络这片海域上激出千层浪。

  伴随证明郑爽和张恒在美国代孕了两次,创造出两个孩子的证据越来越多,这个新闻愈发让人笑不出来。

  郑爽,你有闹够的那一天吗?

  “郑爽”二字,如今看来不像一个名字。这两个字指向热搜,指向话题,指向讨论,就是没指向郑爽这个人。

  因为郑爽本人给大众的印象,是极为分裂的。

  很多人曾经有过类似的感受,觉得郑爽是个很疯,不过她疯又不会觉得哪里不对的人。我想这一点,来源于两个因素,一来,郑爽长期以来,给人一种非常缺爱的印象。

  郑爽十来岁就去成都学跳舞,在东北,她家条件尚可,到了成都,却被同学笑话成乡巴佬。

  不过她同学表示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她也算不负家长期望,16岁去参加艺考,被北电、上戏、中戏同时录取。

  少年时期的郑爽,像是家长内心映射的容器。在爆红之前,她也确实像家长给她规划的那样完成自己的学习计划。

  养鸡场式求学之路+不会敞开心扉,让郑爽在很多人心中的印象,是往前一步就会是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往后一步就是让人心疼的女孩。

  她的爱情、事业也都是如此。

  每一段爱情,都有股对方亏欠她的气氛。从有颜值的张翰,到有才华的胡彦斌,再到可以陪她一起搞梦想试验田的张恒,每个人都是辜负了这颗易碎的水晶心。

  不被理解、脆弱易碎的人,很容易和郑爽产生强大的同理心。

  郑爽不是毫无优点,小时候的她认真努力,对家长极高的期待有献祭式的报恩情绪,恋爱期的她不吝付出,对于自己认可的人恨不得钻到对方身体里当肋骨。她似水的时候,能把自己卷成吞没一切的漩涡,她似火的时候,近乎焚身去温暖对方的心窝。

  是有些极端,但偏偏不少人都能理解这种感受。反复使用自毁式行为(个人认为整容不算在这其中),以提升在一段关系里的自我评价,如果牺牲了什么,不管怎么样,自己都不欠对方的,也确实让很多人心疼了。

  郑爽从每一方面都透露着想被人认可的情绪,想被爸妈认可、被恋人认可、被粉丝认可,被观众认可。急需被认可的人往往内心世界敏感至极,而郑爽可以说是以上种种情绪的集大成者,她自然也会吸引到很多会产生这种情绪或者类似意识的人。

  二来,郑爽是个会在现实世界里,使用常人通常不可能使用的方法,处理人际、工作的人。

  很多人喜欢看《半泽直树》、《延禧攻略》那样的爽剧,是代入了自己的脑洞的。而郑爽,就把这些爽剧情节代入了现实。

  加班?不存在的,我想走就走。

  即使不是加班,我今天就是不想上班,她可以直接旷工。

  可以把所有的职场崩溃都展现出来。

  EX随便溜。

  她活成了很多人内心脑补的那个自己,一个现世中的爽文女主。

  若自己做不了自己的主,那看着别人做自己的主,也是好的。

  但请注意一个问题,郑爽今年30了,不管童年有什么创伤,少年时期有什么压力,失恋有什么痛苦,也都早该走出来了。

  她的童年即使不快乐,也谈不上不幸,至少物质上没有被亏待,且异地读书时间并不久;她的恋情即使草草收场,也谈不上被渣,且都是她搞得更难看;她的事业即使评价不高,也谈不上失败,毕竟钱赚到了,还经常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可这些仿佛成为了她一辈子的创伤——只累加,不削减的创伤,不管赚多少钱能过得多滋润,都不会被抹平的创伤。每逢郑爽崩溃,这些负面情绪都会一股脑倾泻出来,全世界好像都不爱她、刻薄她。

  “不被爱”是她个性得以被容忍的原因,但在代孕弃养事件里,郑爽表现出了另一样很多人之前讨论过,又屡屡被“个性”覆盖住的特点——

  郑爽对他人的需求、尊严极其漠视,具有极强的排他性,不允他人的利益凌驾在自己之上。 尽管,她非常需要别人关注她。

  众所周知,代孕是一件风险度极高,且在我国明令禁止的非法行为。生理意义上的损害不需要我多讲,仅从道德与人伦的角度上来说,这是社会层面上强者对弱者的健康、身体进行剥削,是严重物化其他女性的行为。

  若无病代孕,这已然是对其他女性高度的物化,那代孕+弃养,只能叫做没有人性。

  在郑爽因为不想做就不做而拒绝上班,创造不为五斗米折腰人设的同时,她觉得让别人为了经济利益出卖自己的子宫没有任何问题。自己可以不为钱付出努力,别人可以为了钱借用器官。

  我曾经好几次因为真人秀里的镜头误以为郑爽的历任男友对她确实不够关心,我也不认为同意合作代孕的张恒是什么好东西,但郑爽这次显然没把两个孩子当人,张恒将孩子身世曝光之举也并非完全处于公义或者私愤。

  在两个人财产官司即将开庭的节骨眼,孩子的曝光无非是一枚砝码——说到底,还是孩子最可怜。

  但郑爽仍然错得更离谱。

  她十多年来反复说自己因为出去上了几年学以至于错失了很多成长中的关怀,但她同时觉得把两个孩子丢在疫情肆虐的美国没任何问题。

  自己小时候被放养要记一辈子,轮到自己有小孩,直接弃养。

  缺爱最多只能解释她的个性,不能解释她有恃无恐的为非作歹,不能解释她毫不自省的薄情寡义。

  把自己的过错都推给对方,然后以“别人不懂我”“我只是任性”来辩白,这不叫个性,这叫以爱之名的伤害。看似为其他人疯狂的举动,都是在成全心中那个奋不顾身的自己。

  自己不愿意被别人伤害,于是花式伤害周围的人,和《大醉侠》里自己被阉,却要阉了养子的公公一样,心理扭曲。当她对周遭环境高度敏感,动辄上升到其他人对她的评价是“人性扭曲”时,有没有扪心自问一下自己,到底有没有人性?

  在这件事之前,我一直误以为郑爽只是一个在经济上高度利己主义的人。

  郑爽的种种放飞自我,从动机来说,就是打工人经常提的“事少钱多”。

  她不喜欢在工作方面太辛苦,于是演戏综艺直播里她屡屡出状况,不是偷懒就是开小差就是跑路;她喜欢钱,会研究怎么低成本搞高利润的产品,甚至说出宁可当网红的话。

  创造极高的人气,可以免去钻研业务,她入行这么多年,最精湛技艺就是如何把有限的话题折腾出无限的价值。

  但是利己主义发展到嫌养孩子花销大、影响事业就将已经成形的孩子当商品,把骨肉看成一袋可以随意送出去的垃圾,把血缘关系看成“他妈的7个月了打不掉”的累赘。

  不配为人。

  看似锅全都是别人的,苦都是自己的,实则钱都是自己的,过瘾也是自己的。代孕,自己爽了,弃养,是不想花钱,也不想背责任。这点完全符合她的处事哲学。

  在过去的十多年里,郑爽熟谙“如何把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之道,只要伤心的是我,精神上我是占便宜的,物质上我还是占便宜的,把钻空子发挥成了一门学问。

  今天我要说,确实,别人可以迁就你的精神需求,别人可以满足你的物质需要,但终有一天有你钻不了的空子,有你蹭不来的同情,有你占不了的便宜,有你推脱的不了的负担。

  反复要求别人把自己当个人看,自己却又总是不把别人当人看,双不双标且不说,要求别人把你当人,首先自己得干人事儿吧。你可以允许自己活在巨婴的世界里,别人就得无条件地呵护你?

  平日里,她有办法把自己爽解释为爱的奉献,把自己塑造成弱者、承担者。而这一次,她终于遇到了没有办法甩锅的场面。她面对的是两个1岁大的孩子。

  装作熊孩子混吃混喝的大人,终于被真正的孩子打醒。

  心理年龄即使再小,也不是凭空生了两个孩子然后拍拍屁股就想走人的借口。个性是很重要,个性也很难得,但,

  个性永远不可以高于人性,高于人性则不是人。

  另外,我要强调,在这段代孕弃婴的过程里,张恒亦是加害者的角色,仅出了精子和陪伴的时间,很有可能代孕费都是郑爽出。但这不意味郑爽是无辜的——当自己把别人当卵妹的时候,自己亦是卵妹。

  郑爽和张恒,没有一个人是弱者,无需同情任何一方,但那两个草率降临人间的小生命今后将会有怎样的人生呢?细思极恐。